恐怕一辈子也难以消除

恐怕一辈子也难以消除

2019-02-19 22:50

关于“灌尿”的细节,杨老师说,当时的实际情况是自己在教育小象:“这里装了尿,别人咋个喝嘛,你自己也无法喝嘛”,一边下意识地挥动着手里的瓶子,在靠近小象嘴巴的时候“无意间滴了几滴在学生口中。”

后来便有同学向杨老师报告了此事。杨老师听了非常气愤,马上在教室里当着其他孩子的面把装有尿液的纯净水瓶摇晃着伸到小象的嘴边,让小象喝了一口里面的尿液。王女士立即赶到学校,找到杨老师理论。杨老师否认给小象“灌尿”,称自己是“不小心滴了几滴到孩子的嘴边”。

6岁的学前班孩子小象(化名)很调皮,在教室里多次将小便撒到同学携带的纯净水瓶中玩耍;大学刚毕业的19岁女代课老师既头疼又气愤,在最近一次教育时竟将装有孩子尿液的瓶子摇晃着靠近孩子嘴巴,让孩子尝到了“不能喝的尿液”。目前,该名教师已被解聘。

她坚决地说:“我绝没有要孩子喝尿的念头,但教育方法有些简单粗暴,的确有些失当。”她告诉记者,自己今年大学刚毕业,受聘到学校当代课老师,压力很大,班上的孩子多,都很顽皮,很怕因为小象的陋习让其他的学生家长知道来学校“兴师问罪”。

“老师太不像话了,竟然在教室里给我的儿子灌尿。”18日中午,电话中的绵阳读者王女士情绪失控,十分伤心。王女士说,儿子小象就读于绵阳某小学学前班。17日傍晚,儿子从学校回家后情绪有些低落,小声告诉妈妈:“下午老师喊我喝了一口尿。”小象告诉妈妈,当天下午4点过,他和几个同学在教室里玩耍喝空的纯净水瓶,不知谁向瓶子里撒了尿。

杨老师否认给学生“灌尿”的说法。她说,当天下午4点过,学校放学的时间到了,她带着班上的同学在教室外排队,70个孩子只到了60多个,原来包括小象在内的几个孩子还在教室逗留玩耍。

20日下午,该校的左校长和王副校长说:事件基本查实,杨老师在将装有尿液的纯净水瓶伸向学生面部时,本来没有盖好的瓶盖掉下来了,使少量尿液溅到了学生嘴中,“学校及杨老师本人已向学生、家长道了歉,承认了错误。”“不管怎样说,都是不应该发生的,学校对代课老师简单粗暴的做法深感痛心。”

当她返回教室催促小象和其他孩子出去排队时,发现他们在耍装有尿液的纯净水瓶,便有些气愤地问是谁往纯净水瓶里撒尿,同学说是小象撒的。杨老师更气愤了,因为小象在班上很调皮,经常恶作剧,多次往同学带的纯净水瓶里撒尿。当天上午小象和几个男生刚刚往同学带的纯净水瓶里撒过尿,她批评了他们,几个小时不到,又犯了。

王女士对此解释难以接受,“这样的老师怎么为人师表?学校给我孩子造成的心理阴影,恐怕一辈子也难以消除,他们连一个道歉都没有。”为了解事情真相,记者找到小象。他肯定地说,“喝了一口自己撒在纯净水瓶中的尿。”一个同学也说“他喝了尿的。”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